2005/12/16

昨日之犬

一隻狗死在路邊
沒戴安全帽,死在路邊了
牠望著流出來的血
太陽則有些貧血
爭論的三人站成墓穴
言語飄成雲朵,天氣預報晴
機車前輪則刻著陰影
在某個同樣的午後
吠聲將於紅綠燈下產生共鳴
例如一聲「幹」

2004.07.31

路過一個滿是路人的世界

身為一個路人
是職業, 非業餘
但卻沒有證照
當然,也沒有地址
有的只是距離
沒有接觸
當然,還有道路
也沒有家
不過,至少還有遠方

身為一個路人
職業的
卻連雙拖鞋沒有
只有被棄之如敝屣
踏之成草鞋

2003.09.04

薛丁格的鬼

一群局外人開了一場牌局:
抓鬼。

一副撲克牌加上一張鬼牌
總共五十三隻,鬼。

每對相遇的,皆不斷地被拋出
以背面示人。

躲在桌底,剩下的一隻
偽裝成人,加入了
一群局外人開的一場牌局。

2003.08.11

註:薛丁格的貓(Schrodinger's cat):

  薛丁格設想在一個密閉的盒子中關了一隻貓。盒子裡有一放射性物質,其有一定的半衰期。換言之,過了一定時間後,該放射性元素衰敗之機率為0.5。當該元素衰敗時,會啟動一個機關釋放出劇毒的魚肉。貓若吃了必死。於是,薛丁格問:過了半衰期後,貓是死的還是活的?
  在不打開盒子的情況下,正確的答案是貓既死且活。這如何可能呢?這就是所謂的「好奇心可能殺死一隻貓」。如果你打開盒子,你可能看到貓是死的。在你打 開盒子觀察之前,盒子內的所有可能狀態可以用一個波函數來描述。波函數代表系統的量子狀態(quantum states),它是所有可能狀態的線性加疊(linearsuperposition)。對波函數的解釋會因不同的學派而異。Bohr與根本哈根學派持 工具論的看法,認為波函數是我們用以描繪世界的方式,它不是關於世界本身的描述。多重世界觀(the many-world view)則認為波函數所描述的所有可能狀態都是真實的,而且同時存在(在不同的世界中)。有些多重世界觀的支持者如Hawking認為多重世界同時存 在,無所謂量子崩現(collapse)。有些則認為量子崩現真的發生,使多重可能世界崩現到單一的真實世界。舉例來說,量子崩現使薛丁格的盒子中既死且 活的貓之量子狀態崩現為死貓或活貓的單一實在狀態。

資料來源:http://www.phil.ccu.edu.tw/ccuphil/Chinese/professor/houng/houng_1_4_1b.htm

山海變調──如果蘇花高來了

當山脈不再能與海相望的時候
當浪潮無法再與岸接吻的時候
我們怎麼能夠再與大地擁抱?

當藍與綠的約會被迫散場之後
當風與雲的衣裳飄起烏煙之後
我們的面容會變成什麼顏色?

當峽谷不能再笑出河流的時候
當平原無法再醒出花朵的時候
我們要如何辨認出家園的臉?

2003.07.09

從來就沒有葬禮這種東西

當我離席的時候
時間坐在世界這把椅子上睡著了
而我將前往另一個座位
前往參加另一場
自己的婚禮

渴著的獅身人面

月光輕哼著。

正當我凝視著尼羅河的時候
不停眨眼的倒影旁
走來了 人面獅身。
祂有些渴了(舌尖落在
水中望著祂的另個自己)
彎下頸子,飲下幾口埃及的血液
順便舔舐整理長久以來撫摸著風
與時間的毛,說
祂不再向人們問起那道亙古的謎語。
此刻,祂放大的瞳孔映出了
被沙與海市蜃樓掩著的夢:
祂只想躲在金字塔底貓著
嗅嗅遺落的那個鼻子
到底是什麼味道。

2003.06.21

一個從來都不笑的女孩

看見一個
從來都不笑的女孩。

她正回頭,顧盼著
枕著地球,睡著的
她的影子。

世界回頭,凝視著
走失自己,踟躕的
那個女孩。

她與世界對望了一眼
看見另一個
從來都不笑的女孩。

2003.06.05

Nothingness--給Lambo

身處於萬無一物的荒原
四周的空白皆成了牆

到底誰是被鑲嵌的?

2003.05.28

李某某之死

1)李太白之死

太白了,所以被月光曬死。

2)李俊達之死

悲劇的隔代遺傳。

2003.05.27

夢的理型

「夢的理型是什麼模樣?」
我這麼問著柏拉圖。
但他什麼都沒說。

他以鼾聲回答我。

2003.05.23

花閉上眼睛

一場,由薔薇導致的
日全蝕,發生。
沒有羞赧,她就這麼
以綻放的姿態
吞沒太陽

啊!玫瑰色的陽光
(全世界光合作用起來)

然而雲壤是不斷將自己
哭盡,流浪著的沙漠

一瓣一瓣的屍白跌成天空

2003.05.16

心肺復甦術的每日練習

我必須,對那些屍體進行
心肺復甦
術。

請,不用,壓額提下巴
(它們一向是維持著
這種姿勢,或根本是
抬不起的)

也請,不用,檢查呼吸
以及心跳(它們只在
颱風所帶來的進口空氣中
呼吸;在
大地震發生當時,心跳
一次)

接著的直接兩口氣
是絕對進不去
請先將穢物一一挖出
例如說,您好。
例如說,聽說啊,……。
例如說,凍蒜!凍蒜!
例如說,三民主義,吾黨所宗。
還有一台錄放音機。

然後就是十五次的
胸外心臟按摩?
不,請投下十五枚
五十塊硬幣

如果你愛它
請循環四次
如果你不愛它
請循環兩次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
瀕臨絕種的人類
所以
我必須,對那些屍體進行
心肺復甦術,在
世界這所粉飾太平的
太平間。

2003.04.21

霧的慢板

當一座島溺斃在霧中,在
狼牙色月光被拔除的國度,在
她的血液都成為迷濛的
一片處於旱災中的海,在
用身體舔舐著屍體的
遠方,在
這,在

霧不再,不再千里時,在
點燈人們的墓園中
架了一盞街燈時,在
全世界只剩濤聲能夠
吟奏安魂曲時,在
只能使用隱喻,並且
成為隱喻時,在

成為蒸散了的霧中
的一隅風景,在
被距離感磨成
背後的地平線,在
不斷重複地死,在
死,再死,在


2003.04.20

冷肩膀

(Noun: 1. cold shoulder - a refusal to recognize someone you know; "the snub was clearly intentional")

Cold shoulder,冷肩膀。

陌生人,是
根本沒有肩膀可言的。
但在變成陌生人之前的你
呢?
是只有留下影子吧。
肩膀的影子不用靠也知道是
冷的。

2003.04.20

孵化中的廢墟──To Iraq

我們用戰火烹煮
七天來唯一的一餐
以風沙為袍
從墳中的油井挑水喝

我們靠屍體維持
日子中難有的完整
以乾漠為被
在家旁的遠方用血哭

2003.04.05

旅程

風吹/催著枯葉上路

而跫音滿街

究竟是腳步聲踏著落葉
還是落葉踏著腳步聲?

在回聲之中我才明白
從來就只有落葉
起秋風

2002.11.22

落紅

把夢細心又溫柔地孵
在唯一的洞(並且
輕輕地封口)

可是他們總是蓄意地推擠
向著胸前的微微的
突出,無時無刻,於是
快樂如月經
且必須以衛生棉偷偷包起
(蝶翼防漏側邊,怎麼動
都不外漏)
經痛
經痛
怎麼忽然變成了陣痛
(這個月沒有來,
下個月也不會來了!)

一名處女被強暴了
     刺入
刺入
     肏--!
她抵抗、掙扎、抽搐
她尖叫、哀嚎、呻吟
她被射入一道腐蝕性精液
她懷孕
她陣痛
她分娩
(墮胎不許!墮胎不許!來
請跟著做拉梅茲呼吸法)
她後來難產了一床憂鬱
她於是提早到達更年期
…………
…………
她把眼淚用衛生棉包起

2002.10.29

我正指導一齣白日夢

我被迫演出在極圈的露天舞臺
正值永恆的夏,夜不可能會是劇碼
指著天空幻想著星星的人忘了台詞
導致他被戴上面具之後還是迅速消失
一切不是恰似而是預謀地像是
齣人生如戲卻沒有序幕
白色的劇本光合作用出了恐怖
日光又再一次地曬大了
夢的解析度

2002.10.16

從那天起秋季缺席

秋天的落葉睡了一半
他們卻還在三年前的冬天
月光在廢墟上繼續積雪

秋決的刑具還沾著血
他們只剩下眼睛卻看不見
光線如同斷層一般張裂

秋千上頭月娘兒肥肥
他們盡力搖擺卻畫不了圓
天空被掩埋了怎麼挖掘

2002.09.21 九二一地震三周年,中秋節

七夕後的早晨

在男人醒來離開之後
女人隨即愉悅地在支出欄中加上一筆:
「夜用加長型」

2002.08.16

以快板逃避-給CH2

自從被妳的影子綁架之後
某品種的憂鬱旋即在枕頭底下
進行著床
有些就這樣地老去死亡
有些則孵化成為衛生紙的
頭號變態連續殺人犯
有些則演化成為那被稱做
無病呻吟的詩句

但副作用總不缺席例如
將妳比喻為擱淺的美人魚的時候
卻忘了考慮自己不會游泳

而原因究竟是有人在我賴以維生用以提神的
低咖啡因且低卡路里的早餐咖啡中
摻加了過量苯乙胺還是
天性如此愛在自己身上塑造那種
帶有滑稽的悲劇美

或只是誰(或誰的周邊)
持續陰天

2002.08.05

失眠輪旋六月十七

在鼓起的旅途夢著同時失眠
是誰說沉默能承載你的聲音
腐蝕的洞在路面佯躺
淋著某種雨滴滴答答
在裡頭醞釀並且共響
只在晚上
由於夜曲忌光
但她喚來了小處女月亮
所以我開始學起了阿姆斯壯
企圖登上

在鼓起的旅途夢著同時失眠
是誰說沉默能承載你的聲音
…………

2002.06.17

給十七歲十六年的十五行

乙丑正月九號生 現已十八歲
民國七十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生 現已十七歲


十七歲的嘆息 繼續遠遊
連影子 都忘了帶走


鏤空的夢 哽在喉嚨
胎死腹中 十六年之久


還沒習慣活著,已經習慣死亡
啊!我十七歲十六年的屍體是否不再哭泣?


是該嘔出全部的我的羽毛
掩埋。是的,準備飛翔


至於我的繆斯,請別讓我
讓我只能背著妳流浪


祝福以時光,詛咒以時光
自焚的時光,死去的薔薇澆著淚光


十七歲的每個夜晚的嘔吐等待發酵
十六年的腥味四處瀰漫
再見

2002.03.01

在玉山頂峰的弦樂四重奏

第一小提琴手哭著哭著
休息室裡。斷的弦。斷的弓
也斷了手。
因為他的椅子被謀殺

第二小提琴正與被遺忘遺忘的
中提琴手專注地演著哈姆雷特
(To be ,or not to be !)

大提琴手等到累了累了
嘗試前傾四十五度的睡眠姿勢
哎呀!頭卡進琴馬了

不存在的指揮莫名其妙奇妙
地出現。而且
還以完美的兩磅身材出現
(一缸生鏽的骨灰罈跳著舞)

2001.11.06

迷路旅人日誌的最後一頁

早上睡著蓋著下午的灰色寂寥
公雞還在迷宮裡頭孵蛋
天使的翅膀尚未上好保養油
酒沒醒過的戴奧尼索斯
遇到從未遲到的阿波羅

這不是牧神的午後
亦非諸神的黃昏

如何用酒瓶將牠斃頭
如何用馬鞭將祂勒斃
奧林帕斯山的鎮山石不肯告訴我
於是我只好將它刻成石棺
去尋另一種死

一邊飲酒一邊駕車替自己出殯

2001.11.14 (花蓮青年忘記哪一期)

販賣憂鬱

「它比憂愁更苦澀,比絕望更陰沉,比厭倦更尖銳,......
......。憂鬱由於既不屈從亦無希望而成為某種靜止的暴力。」

       ──羅貝爾‧維維埃對波德萊爾的憂鬱之分析。

健康檢查。抽血。
結果
抽出一沱
藍色 不知名 物體
醫生說:這些叫憂鬱
我才知道,從傷口不斷湧出的是什麼

在失眠的夢境甦醒後
發現那一沱一沱
已經溢出
溢出窗外。一沱一沱地
怎麼辦啊,環保局會來取締

於是
我開始推銷販售
那一沱一沱

提煉。提煉出一粒粒鎮靜藥丸
藥商不收
他說:藥效太強了。
一粒 一年

然後,我便塑造
塑造了一把屠刀
但屠夫亦不敢要
他說:這會招來那那那那那那
   那些投胎不成的鬼魂。

最後,我又試著溶解
溶解成顏料
此時畫筆先於畫家說:
不能用啊!這瓶詭異的藍會割破畫紙。

所以 我,所以我 只好
只好將那 一沱 一沱
一沱一沱地吞吞吞 吞回肚裡 消化
消化成了 可 排泄 的 靈感
以及
以及 更多的 一沱 一沱 一沱

請問
要來一客憂鬱嗎?

2001.11.12 (花蓮青年忘記哪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