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9/14

碎裂的錶面


  在分析哲學課堂上摔下的手錶,錶面帶著放射線似的裂痕,中心位於十一點上。有一次它有一小塊碎裂的玻璃錶面掉了進去,卡住了時間。去錶店取出碎片,順便換了新的電池,但就是沒有換上新的錶面。因為我喜歡它的裂痕,還有你撫觸著那縫隙的模樣。昨天它又跌落了,多了幾道波紋似的破損。時間畢竟不會從裡頭滲出,只是又被卡住了,秒針試圖推著碎片前進,未竟,像是我不能跨過你身影離去的街頭,呼吸也被不知什麼的碎片給卡住了。

(攝影:大澤)

2007/9/3

給島的安眠曲

如果一座島
需要枕在另一座島上
才能入眠
那就讓僅存的方舟去擱淺吧
當海岸線瞇起
一條漫長的睡意時
用唇去偷渡風
吹送到岸
能夠跌靠的位置
即使連天空都已經溼透
躺得比深藍還深

如果一座島
離海,離得太遠
忘了自己,也忘了
怎麼成眠
那就拾起被流放的語言吧
讓韻腳的鞋跟
踏出一灘灘的哀歌
月亮毀滅之後
還能有著無水的潮汐
湧成島之為島
所需要的跌宕起伏
就算赤裸的腳印
浮在淹沒的道路上

如果一座島
被走回海中的波浪聲
給沖走了
俯臥的姿勢,為此
翻覆難眠
那就預約一場暴風雨吧
要浪花懸在凋謝前,結果,掉落
舖成一床溫柔的暗礁
洗得比海清澈
像是一張航向天空的帆
只怕來不及離開的雲
會掩住藏著沙粒的眼睛

如果一座島
失眠,僅僅是因為
還沒想好要如何
在海面上佈置夢境
那就先在潮間帶睏去吧
讓她方便拿取,隨意擺佈
當她策劃好了一切
安心地在洋流中漂流,沉睡
就會在她的夢境醒來
像個有漩渦寄居的貝殼
包裹著另外一座海洋
和一座未眠的島

2007.09.03

2007/9/1

明天

明天 也許一切都還是不明
在明天繼續著明天
蓋成平原的牆

明天 也許分明就是暗的
見不到太陽與月
隱約有天

明天 也許是到不了了
如果明天真的要比永遠多一天
豈不是太遠了嗎

明天 也許是近得無法靠近
接近午夜的明天
跳下不斷填補著天空的崖

明天 也許一點都不明
只見得到一朵未綻的花燒著
是光 是明

2007.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