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16

做了兩個夢

  一個是在上社會學理論之類的課,老師是裴元領,學生中有七八個哲學系的。忘了是提到什麼,反正老師就講John Locke知識論的東西,然後問問我們哲學系的。然後沒人回答吧,他就說了幾句John Locke講過的話,從對於經驗知識認識講到於是乎我們可以找到生命目標。(John Locke好像是沒有講過之類的話)然後說不知道,那就白唸了哲學系。

  好像是反映了我對於自身對於知識的貧乏似乎,我就這樣被嚇醒吧。

  另一個是在回社辦的路上,看到社辦巷的海報欄上面貼著相聲瓦舍的海報,這次演出的是「黃魚閒人」。重點是海報主角是梁言XD。不知怎麼反正我後來就在演出的台上的旁邊角落,偶爾還接上幾句。不過整體而言不怎麼好笑。燈光出問題,布幕是金色的紙主要還是馮翊剛在演出(好像沒有梁言的戲份XD)。接著到了中場之後大家去吃東西,就醒來了。

  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