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6

在玉山頂峰的弦樂四重奏

第一小提琴手哭著哭著
休息室裡。斷的弦。斷的弓
也斷了手。
因為他的椅子被謀殺

第二小提琴正與被遺忘遺忘的
中提琴手專注地演著哈姆雷特
(To be ,or not to be !)

大提琴手等到累了累了
嘗試前傾四十五度的睡眠姿勢
哎呀!頭卡進琴馬了

不存在的指揮莫名其妙奇妙
地出現。而且
還以完美的兩磅身材出現
(一缸生鏽的骨灰罈跳著舞)

2001.11.06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