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6

孵化中的廢墟──To Iraq

我們用戰火烹煮
七天來唯一的一餐
以風沙為袍
從墳中的油井挑水喝

我們靠屍體維持
日子中難有的完整
以乾漠為被
在家旁的遠方用血哭

2003.04.0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