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6

霧的慢板

當一座島溺斃在霧中,在
狼牙色月光被拔除的國度,在
她的血液都成為迷濛的
一片處於旱災中的海,在
用身體舔舐著屍體的
遠方,在
這,在

霧不再,不再千里時,在
點燈人們的墓園中
架了一盞街燈時,在
全世界只剩濤聲能夠
吟奏安魂曲時,在
只能使用隱喻,並且
成為隱喻時,在

成為蒸散了的霧中
的一隅風景,在
被距離感磨成
背後的地平線,在
不斷重複地死,在
死,再死,在


2003.04.2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