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6

渴著的獅身人面

月光輕哼著。

正當我凝視著尼羅河的時候
不停眨眼的倒影旁
走來了 人面獅身。
祂有些渴了(舌尖落在
水中望著祂的另個自己)
彎下頸子,飲下幾口埃及的血液
順便舔舐整理長久以來撫摸著風
與時間的毛,說
祂不再向人們問起那道亙古的謎語。
此刻,祂放大的瞳孔映出了
被沙與海市蜃樓掩著的夢:
祂只想躲在金字塔底貓著
嗅嗅遺落的那個鼻子
到底是什麼味道。

2003.06.21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