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6

迷路旅人日誌的最後一頁

早上睡著蓋著下午的灰色寂寥
公雞還在迷宮裡頭孵蛋
天使的翅膀尚未上好保養油
酒沒醒過的戴奧尼索斯
遇到從未遲到的阿波羅

這不是牧神的午後
亦非諸神的黃昏

如何用酒瓶將牠斃頭
如何用馬鞭將祂勒斃
奧林帕斯山的鎮山石不肯告訴我
於是我只好將它刻成石棺
去尋另一種死

一邊飲酒一邊駕車替自己出殯

2001.11.14 (花蓮青年忘記哪一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