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5/15

讓我們出聲默哀


深藍的荒漠包圍過來
原本伸手可及的風
都一一窒息了
日子還是不吭一聲
繼續在天上照耀

從褪色的門聯下走出
別忘了用尺規測量
歷史留下的影子
它們彼此交錯的空白
蓋過了年年增長的航線
去路,得再遠一點

你說走吧,走吧,
得再去捕撈一口氣吧
離家還有一次呼吸
得再去捕撈一口氣吧
家,才回得去家

一盞燈依舊照著門前路
可是歸去的路,怎麼
沉得比海還深
想從網眼窺見答案
才發現,原來連海都破了
這次卻不只紅了眼眶
還沒了餘生來償還
透支的未來

不肯熄滅的燈火
只能照亮一紙消息
彷彿每個人都刺中心臟
遺憾或憤怒
都被一一宣佈

有人站在高處大喊
讓我們出聲默哀
倒數每一秒鐘
以免眾人遺忘時間
以免眾人記起
苦難哽住喉頭的生活
原來才是被迫沉默的悲哀

也有人從另一端遠渡而來
攙扶衰老成迷宮的肉身
照顧著還不懂得記憶的幼子
試著將所有的清醒
延展成一張網
使我們在破損的日常裡
免於墜落

長相如何、叫做什麼
可能都不曾聽說或記得
成群的憤怒入列
不斷地重聲朗讀著:
他們或者她們
都與子彈分享同一個名字

一行行字幕射入眼睛
素樸的正義被裝進彈殼
紛紛上膛的弧線
與借貸而來的航線交疊
同樣來捕撈一口氣
都是為了從重洋那頭
帶回一點空氣
讓家裡的那盞燈火
有尊嚴地亮著

槍聲的回音築起山谷
幽暗得讓人只聽得見名字
凝固的此端和彼端
一塊一塊地佔據了方向
流彈從黝黑的臉滴下

有人站在高處大喊
讓我們出聲默哀
倒數每一秒鐘
以免眾人遺忘時間
以免眾人記起
有些不幸是雷同的
相隔的海只是一面鏡子
映出不同的臉孔
相似的淚



日前台灣漁船前往台菲經濟海域作業時,遭到菲律賓公務船射擊導致船長洪石城身亡。台灣政府宣佈要制裁菲律賓,卻針對同樣是「遠渡重洋」付出高額仲介費來台灣做的菲律賓移工下手(和洪石城貸款買船一樣,這些移工經常也是貸款付仲介費才得以來台)。


台灣政府破敗的社會安全網下面,有一堆漏洞就是靠著這些過勞的菲律賓移工(菲傭)來去填補的。當菲律賓政府以國家的力量殺害了台灣的基層漁民,台灣的政府除了喊聲之外,也只盤算著要怎麼去以國家的力量,去「制裁」這些幫台灣「補破網」的菲籍基層移工。
可能台灣政府平常壓迫基層勞工慣了(瞧瞧那精美的22K、無薪假、過勞死,勞委會更花費上千萬請律師對一群老闆惡性倒閉、領不到退休金的勞工興訟),所以當沿近海的海洋生態崩潰,迫使漁民賣命要到更遠的海域捕魚的時候,台灣政府什麼都不會做,出事了再拿基層勞工開刀就好,只是這次輪到了菲傭。馬英九總統在為死者默哀十秒時,依稿高聲讀秒。這是一個甚至連默哀都做不好的政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