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12

單單為人,不能反核?讀趙剛批判反核運動二文

趙剛以〈我要「潑冷水」:關於「反核電」〉、〈309反核遊行所見所思〉二文對反核運動提供反省思考,他看到許多藝人紛紛表態反核,擔心運動「流行化、正確化、簡單化」,缺乏反省與宏觀視野,並批判「我是人,我反核」口號的空洞,淪為中產階級的自我感覺良好。郭力昕回了一篇〈請在現實脈絡中談反核〉,但趙剛除了抽離現實脈絡之外,還是有著不同問題。

先從「我是人,我反核」這句口號談起。針對馬英九總統說「沒有人」反對其核能政策,柯一正導演等藝文人士,以這句口號加上行動與影片,加以反諷並凸顯反對聲音的存在。脫離此脈絡,趙剛的批評沒錯,人不是個同質的整體,有著許多階級、性別、族裔等差異,每個議題或政策都會由於這些差異而有著不同影響。他也論及了核災的影響是無視於階級種族性別的,但仍認為這樣的論述是太過膚淺、簡單的。

從核安角度來講,首當其衝的是核電工人與一般居民,不論底層民眾或中產階級,賴以為生的身體與環境都會遭到嚴重影響,像數萬的福島災民至今仍然無法返鄉,也有農民、酪農因為核災無法工作而自殺。就能源角度來講,電力是現代文明之必須,也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安全的電力與永續的能源政策,也因此核能並不是合理的選項之一。階級問題仍是重要的,但家園、土地、生命、家庭、工作這些東西,都是一個人或一群人賴以生存的關鍵要素,也都是人基本的關懷與關切,怎麼會是簡單而膚淺的?如果這些關懷都是膚淺的,那社會運動、左派理論所關懷的生存現實,不都也成了膚淺的嗎?

膚淺地解讀,自然會有膚淺的結論,可能是我自己膚淺地解讀了趙文,但我不免認為趙剛對於口號的詮釋顯得教條。如果要針對這句口號做不同詮釋,「我是人,我反核」不單講述了身而為人的基本事實,也表達了人與能源政策息息相關,所以要站出來表達意見,這也表達了人在政治上的存在與現身。單就一個口號討論不免以管窺豹,反核也不能化約成口號,政治參與也不會只是呼口號就算數。為了讓反核論述能夠深入社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以下簡稱綠盟)從去年秋天起舉辦了許多的反核講座,宣講者則是咖啡店老闆、小學老師、農夫、上班族、工程師等各行各業的素人,受過廢核種子講師的培訓後。前往全台各地宣講。學校、市集、工會等場合都舉辦過廢核講座。只要找到二十個聽眾來向綠盟申請,綠盟就會派出講師去宣講。在依照各場次狀況不同,所宣講的內容也會有所不同:福島核災的前因後果、台灣核電發展的脈絡、核四廠的工程問題、核廢料處置狀況、電價與電力供給、產業結構與能源政策的變革,都是講座所論及的題目。

沿著這些題目,也會論及台灣的資本家以低於發電成本的價錢來取得工業用電,卻由底層與一般人民去承擔補貼的費用與外部成本、蘭嶼人民承擔核廢料的不正義、台灣核電發展與美國的關係。由於關心家園或本土,一般民眾會願意去吸收這些資訊與觀點,雖然還不是一種「全體觀」或一種「宏觀的視野」,但是這些討論實際上都能作為看見階級問題、國際政治經濟脈絡的知識基礎。趙剛卻認為從台灣的核電問題發想,只是一種「民主台灣」、「無核家園」的偏狹認同與與分化戰術。只好說自己想像力不足,畢竟不從這些出發,我不知道要怎麼去讓反核的群眾能夠去理解階級或國際政治經濟因素。

趙文說「反核電變成了一種不需要付出代價的既漂亮又乾淨的選擇」缺乏生活方式的反省,一方面,忽略了台灣電力有六成五為工業所用,民生與服務業加總只佔了三成五,一般人用電方式的確是需要反省的項目,無法就此解決能源問題,除非打破消費主義就能夠真正打倒資本主義。另一方面也錯把一般民眾當做不食煙火的群眾,在我經歷過的宣講當中,沿著用電需求零成長與廢核的軸線,電價與用電問題、經濟發展問題、廢核的代價,都是經常被討論的題目,甚至也不少民眾會主動提問「關於廢核,一般人可以做些什麼」或思考如何改變生活型態。人民走上街頭,也不見得只是「媚俗性的流行」,這種身體的展現是一種對於政策的表態與作為一個政治主體的象徵,這也是趙剛也愛說的自主公民吧。核能議題會有名人開始表態,反映的是主流民眾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這樣的流行才得以可能。

以不同方式詮釋世界並加以批評是重要的,但重點還是在於如何推動改變。我想趙剛作為社運前輩與左派大老,能夠在批評之外,也多論及「改變如何可能」,以利反核運動能夠具有更宏觀的視野。

ˇ

※補充幾點:

我認為階級問題還是存在,也是應該要去分析的面相,但是從中產階級跟底層民眾來切分討論,我覺得是失焦的。這裡的階級還是必須要鎖定在統治集團如何壟斷能源政策的走向,並且以稅金補貼這些工業,讓這些工業以比發電成本還低的費率來取得用電。

趙剛似乎做出廢核就一定會漲電價的預設,並論及底層民眾會因此負擔加重。電價爭議其實不是本篇要處理的要點,但還是簡單回應一下。台灣能源大部分是仰賴於石化燃料,這才是影響電價的主要原因。台電的說帖也承認核四興建與否並不直接影響電價。而核四廠的發電成本將近兩度,甚至高於風力發電。因此要直接做出廢核就會漲電價的預設,是有問題的。要好好讀綠盟的能源政策報告啊,趙剛老師。

綠盟的之前「一旗反核去」的行動就企圖召集各行各業的素人,或這次遊行當中也有許多不同樣貌的人出現,包括蘭嶼的民眾。當然對於底層民眾的參與而言還是力有未逮(不過遊行中也未必沒有他們,畢竟趙剛以狗的數量來判斷中產階級居多,是又可愛又可笑的,誰說只有中產階級才能養狗?),但是這裡有許多文化資本跟其他因素存在,像是週末得要排班的打工族可能就很難有條件參加。但是這樣的條件是整體社會條件的問題,要直接怪罪到反核運動上未免失之偏頗。另外則是如何降低參與的門檻也是重要的,沒有道理不是底層人民就沒有條件站出來反核,反倒是不同階層的人進入這個問題之後,才比較容易去看見不同階層所面對的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