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6

六八年憂鬱

活在一九六八的黑狗
在街上聞到了什麼

金色的春天總要凋謝
鋼鐵的鏽蝕蔓延到喉頭
天鵝的撫觸
睡在未來的陽光之中
人的面孔只能是個面孔

活在一九六八的黑狗
在街上聞到了什麼

火代替了雨
落葉佔領了叢林
世界面對鏡子
擺著冷的姿勢
風已埋葬了太多
沒有任何想像

活在一九六八的黑狗
在街上聞到了什麼

沒人去質疑神的血
是不是紅色或者
僅是掺了用人製成的染料
地表上只剩下兩種名字
我們或者背叛
唯有墓碑上的自己能夠逃脫

活在一九六八的黑狗
在街上聞到了什麼

有一個夢
永遠哽在喉頭了
剩下歌聲帶我們克服黑夜
在無法發光的膚上
撒下灰塵
才不會被輕易吹走

活在一九六八的黑狗
在街上聞到了什麼

要用什麼打包做剩的愛
憤怒在牆上漸漸老去
行走的方向仍與閱讀相反
掃去街壘的復活
這只是一個結束

活在一九六八的黑狗
在街上聞到了什麼

但不知道牠活在一九六八
牠不知道牠活著

2007.10.26

4 則留言:

窮理 提到...

幸好,我只是「生」在1968的黑狗,不是「活」在1968的黑狗。

夜蝕柒 提到...

不過好像1984一樣,1968也重複地活著和結束,也讓我們都活在裡頭。

乃潔 提到...

這是你寫的嗎?
實在太棒了!

夜蝕柒 提到...

說不定是某個冒充我的人寫的也說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