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3/3

當鐵金鋼等待惡魔黨

  感謝梅酒的介紹,讓我有機會去正義無敵演唱會工讀賺錢,來度過我的二十二歲生日。從早上十點做到凌晨十二點半,主要是在內場後面的攤位區賣些藝人的相關產品,像是專輯、T恤、貼紙之類的。除了賺錢之外,也難得有機會聽到一些原本似乎不可能在台灣出現的樂團在台北的現場演出。

  但是在整場演唱會當中,還混雜著許多不滿、焦慮的情緒在裡頭。

  早在演唱會開始之前,便發生了一些事情。寫信給Strike Anywhere的Em是我認識的朋友,她寫了封告訴他們正義無敵演唱會並不如其名稱那麼正義,與他們一向所處的政治立場並不相同,而他們也回信了。Em的控訴主要是針對以往二二八台灣魂演唱會的民族主義、支持台獨(即使會導致戰爭)、宣揚政治人物與意識型態、反中國等等。主辦的Freddy、吳逸駿因此宣稱要針對Em以及轉貼該篇文章的punkAHblue提起告訴。轉貼該篇文章的punkAHblue提起告訴。雖然後來提告取消了,但是還是令人感到十分地不舒服。

  在演唱會的宣傳折頁中當中提到Plato所謂的正義,但是這跟這次演唱會所強調的主題:「轉型正義」根本是牛頭不對馬嘴,更讓人覺得又會是一次口頭上正義包裝意識型態,而沒有實際上具體、有深度的內容。

  剛好有機會,所以抱著實際上看看現場的操作到底如何再看看的心態,也先擱置之前TRA、Freddy與某陣營的關係。看來Em的信真的有發揮效果,整個場子不斷地強調不分藍綠、不分族群。張睿銓的演講刻意影射某黨如何如何(後來聽說學妹說當時台下噓聲四起),他講完之後主持人馬上就緊接著就說:「感謝演講者的個人意見,不過我想我們還是應該回到不分族群、不分藍綠的轉型正義上面。」,大抵上沒有偷渡什麼偏向某黨的意識型態,還算是持平(這是後來跟一些有去的同學討論所聽到的評價)。

  換到Freddy講話的時候,他強調轉型正義的意義,又再強調不分藍綠、不分族群,甚至叫觀眾投票給藍的、綠的分別舉手,然後說「你看看旁邊跟你投不同顏色的人,看起來像壞人嗎?」表面上看起來他真的試圖想要一改以前台灣魂演唱會給人的印象,試圖「轉型」一下。

  但是在後來閃靈自己的表演中,最後的字幕還是露了餡,大概是這樣寫的:「正義,始終將守護著我族的民主家國。」問題在那個「我族」,如果只是「我們」那就還好,但是「我族」就流露的強烈的民族主義的色彩在裡頭。雖然只是歌詞的字幕,卻還是讓人覺得是個敗筆。我族是哪一族?

  場內其他關於轉型正義的論述實在少得可憐,雖然說有吳乃德上去講,但是講得不清不楚。雖然這是一場演唱會談不了什麼,但是除了樣版的口號與感性訴求,以及填寫轉型正義連署單可以換T恤一件之外,其實聽不到太多什麼更深刻的內涵。Freddy將這次的活動定位成「社會運動」,不是政治活動,也不是音樂活動。但是多少觀眾只是為了Muse或者宇宙塑膠人而來,還巴不得這場演唱會「去政治化」,看不出來這樣的運動是要怎麼推動下去。

  的確,這次的訴求跟主題吸引了不少年輕人的注意,包裝整體也十分地吸引人,但是除了符號正確、政治正確之外呢?PTT上頭的一些討論一直想把音樂跟政治切開,不願意去思考議題本身。如果沒有Muse、宇宙塑膠人、Strike Anywhere這些團,會有那麼多人來參加這個的音樂會嗎?在這次音樂會的目的與手段方面,感受到很大的落差。這樣的活動到底能夠凝聚多少「熱血青年」的力量,進一步去推動「轉型正義」?當群眾散場時,主持人呼籲大家繼續支持轉型正義,請大家從身旁做起,麻煩撿起身旁的垃圾丟到垃圾桶裡。但是群眾紛紛離場之後,我只看到中山足球場轉型成為中山垃圾場而已。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在現場,張睿銓老師演講時現場倒不至於噓聲四起,掌聲和歡呼聲老實說多很多! 張老師事後在streetvoice倒是有一些回應,可看看: http://tw.streetvoice.com/guestbook/msg-list.asp?sd=24141

破報(雖然有時看不太下去)的ouch在他的blog也算肯定張老師的誠實,即使立場可能不同:
http://pots.tw/node/502

總之,我的觀察是,很多人可以說自己不分藍綠,但卻忍受不了別人批評陳先生或馬先生.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