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5

Meta-Dream/Reality

  MI把我叫到外頭。是個雨天。走到了一個四周架著捷運施工圍牆的十字路口。她背對著薄薄的波浪鐵片做成的牆,身著一件深紫色的連身套裝,手持一隻被風吹得有點破爛、黑色的小折疊傘。我背對車潮洶湧的馬路,穿著暗紫色的長袖T恤,袖子捲到手肘處,沒傘。

  她帶著不悅的表情,準備要斥責我似的。搶在她要開口之前,我先說了:
「缺課?」
「有一點,不過不是重點。」
「大綱沒交?」
「這沒關係,還有同學會過來看。」
「那是Blog上……」

  其實我本來就心裡有數,是關於我把夢到她的事寫在Blog這件事。她馬上接著就用諭令般的口氣說:
「你給我把上面的標籤拿掉!」
「但我只有打了代號,沒有打本名上去啊。」
「但是我在頁框搜索就是有啊!」
「那可能是被黑了吧,我一開始就沒有打上去啊。」
「你怎麼被黑的?」
「我怎麼知道。」

  她語氣和緩了些。這時候來的一陣大風,我們到了轉角處躲避。我趕緊再補充說:
「而且我只不過是把夢寫上去啊!你想太多了。」
「好吧好吧……。」

  我重複唸著「你想太多了」,一邊傻笑帶過。她則領我往原本過來的反方向走去,不知道是要去個咖啡廳或者什麼地方,反正就走著走著。

  (夢終)

3 則留言:

alien 提到...


這樣太明顯了
不知道可不可以挪用自我技術的概念
去說解你這樣的波文

蝕柒 提到...

我不懂,你要不要多說一點?

Whither 提到...

 這半夢半醒間暴露的現實,即便明顯亦不容說破,畢竟,夢醒終究是惱人的,是否?

 也來打聲招呼。來遲了,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