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5/3

阿瑪迪斯

  福爾曼,《阿瑪迪斯》。

  在莫扎特瀕死前的晚上,薩列里將昏迷跌落琴前的天才送回家中。幫助他寫下他的第六百二十六號作品──安魂曲。在莫扎特說出每個音符,而他將其抄寫於譜上的瞬間,薩列里,終於感受到了上帝的聲音從他身上、從他指尖通過。他真誠殷切地想要繼續下去每個音符。他終於感受到似乎純粹的美對他的召喚了,縱使那是透過莫札特的傳遞才來到他的心靈裡邊。他虔誠的心始得解放,對美,而不是對上帝,不再需要偽裝。

  雖然主仍是吝嗇的,但是薩列里還是得到了些許的救贖,從他一生的平凡與庸俗當中。但是我們能夠嗎?還是我們只能坐在別人推動的椅子上頭,抱著謬思所珍藏的那些詩集、樂譜,那些天才們的作品,像是最後一個鏡頭中衰老的薩列里一般,對著那些我們覺得匍伏掙扎在地上的人們說:「我赦免你們的罪。」

  我們能夠得救嗎?從無垠的平庸當中,我們能夠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