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4

MI

  這一兩個月來,夢到MI四、五次了。

  有一次是在瑞士的滑雪道上等著坐著運輸梯上山。

  有一次則是在德國的機場因為掉了什麼東西,被困在機場裡頭,還帶著她的小孩。要搭的飛機已經要起飛了,慌亂一陣、人群四竄。

  前幾天則是夢到在教室裡頭她偷偷塞了一張紙條在我的書裡頭。離開教室我才把紙條拿出打開來看。她在信的末尾署名並寫上時間:凌晨兩點。

  不知道哪次可以夢見我正在夢見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