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7/21

樂生711抗議後記

0711losheng.jpg
  在經過了十天之後,陸續看到北縣府的相關回應, 在七月十一號當天的情緒全部又回來了。周錫瑋說要在一個月內把樂生給拆掉,反映到心中的是前幾天在樂生的社會行動營中撥放的紀錄片〈我的家在康樂里〉,在 14、15號公園興建過程當中被強制拆遷的那些枯槁憔悴老伯伯與老阿嬤們;而反映到身體上的則是在北縣府前頭靜坐時,被數名員警輪流拉扯、最後被四個警察 抬上警備車的感覺。

  第一次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暴力。不只是那些直接的拳頭武力,而更是國家機器、利益結構對於生命的殘酷蹂躪。打著號稱公共利益的名義,權力者將捷運通車的利益當作唯一的公共利益並且將其無線上綱,並且以為由,將其迫害對象形容成阻礙發展的絆腳石。

  這些情緒在七一一之後的幾天,以一種集體的方式表露出來。在營隊中的表演課程時,有一部份是要大家一個一個接續上去舞台,呈現一個場景。而第一個人做 了一個蹲在地上手抱頭的動作,我馬上就想到七一一,而接著馬上第二個上去人就去做出安慰她的姿勢,而後很快地有人倒在地上、有人裝成警察拉扯他等等。這些 情緒就真實到可以觸碰一般,就如同那些姿勢般地浮現。

  回想當天的場景,以蒙太奇的方式:院民、學生、集結、喊話、布條、公報、訴求、呼嚨、應付、警察、雞蛋、窗戶、水池、縣府、推擠、髒話、情緒、圍堵、暴力、馬路、記者、觀眾、跌傷、靜坐、靜坐、靜坐、拉扯、拉扯、拉扯、抬走、抬走、抬出。

  在靜坐的時候,唱著弱勢者戰歌,感受到一種特寫般的逼視。警方派出大量的警員不斷地拉扯著以手腳相互扣聯的我們。唱著歌抵抗、尖叫著抵抗、邊跟員警溝通一邊抵抗。「樂生沒有時間了,院民沒有時間了,我們要的只是多一點的時間,給我們多一點時間。」

  但是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想這些已經過去的事情了,重點是接下來要怎麼走下去、怎麼抗爭下去。

(圖片來源:http://www.flickr.com/photos/lsyrepublic/sets/72157594195320726/
(影片紀錄:http://www.im.tv/Vlog/Personal.asp?Memid=334088&FID=56046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