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6/17

樂生611遊行後記


  「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累嘛!」當然在第二天爬樓梯的時候,苦行組的成員可能就不會像在當天說出這樣的話。但我還是必須說,這真的沒什麼,那種痛苦與恐懼還不夠巨大,不足以帶著我淺薄的心靈走得更深。不像是馨文與其他真正在樂生院中長期耕耘的夥伴,我或者其他只是偶爾插花參一腳的人來說,充其量只不過能算是旁觀者而已。面對院民幾十年身體和心靈的痛楚、對於樂生院土地的記憶和情感,一個沒有長期涉入其中的人要如何才能瞭解?而對應於這次遊行之盛大繁複,籌畫準備的工作人員兩、三個禮拜來的不停開會、進行煩瑣重覆的工作、以及此次活動關乎樂生院存亡的壓力,那可能才是真正的苦行。不是短暫的激情,而是意志的拔涉。

  但是不管如何,凡是參與者,在六月十一號當天,我們都不再只是旁觀著別人的痛苦。走上街頭,不是單獨的我,而是我們。正因為沒有聲音,我們更加沉默。讓身體安靜地去展現生命,作為歷程而不只是名詞。每個人都是一個故事,我們彼此不再只是互相經過。為了樂生與生存於斯數十冬的院民,為了土地與於此發芽、成長的記憶與情感,為了阿伯阿母用他們的生命教導我們的課程,為了被剝削已久的正義,以及為了在樂生相互呼應、潛藏在心中的某部份的自己。

  縱使如此,我還是擔心,對於不曾或鮮少接觸樂生的人來說,看待樂生的方式真的就能因為這一次的遊行而更加貼近樂生的阿伯阿母嗎?還是我們仍只是以一些腦袋裡的名詞來理解他們,諸如院民、弱勢、病患?也就像是一種概念的凝視,將他們看成一種靜態的存有,不帶有更多真實生命所蘊藏的記憶、血淚與歡笑。而更不用說那些只有從媒體上聽過、看過樂生院的民眾了,對這些人來說,樂生院與院民們又是什麼呢?在新莊得了痲瘋病的一百多個病人?或是妨礙捷運通車如此龐大的公共利益的少數人?亦或是報紙某個版面的幾個印刷字體?

  但他們不是一百多個人,或者弱勢的一群病患。他們是阿添伯、富子阿姨,他們是燦桐伯、文章伯,他們是……。同時他們也是與這塊土地有著共同回憶、一起為了捍衛家園的樂生人們。不管你只是反對將多數人的交通利益無限上綱,請你進來;或是你只是不懂這一群人到底在做些什麼、反抗什麼,請你進來;也許你根本就覺得這裡應該要被拆除;都請你進來。進來樂生院,他們與她們以及這整片土地,都將帶著數十年的寒暑告訴你。

  「真理必在學生燈籠照亮的地方發揚」葉慈這麼寫道。如果你願意發出一點微光,請跟我們一起走一段,陪樂生走一段。在六月十一號的短短三公里路之後,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圖片來源:苦勞網http://www.flickr.com/photos/coolloud/164808780/in/set-7215759416229850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