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30

在院子裡搭建院子

穿上濕的牛仔褲
赴一場由巧合決定的約
在摩托車上晾乾自己
抵達時那人沒有出現
卻還是拿著一本流亡的詩集作為識別
人們放逐欲望放逐人們
加上吉他聲,搭配蘋果茶
找零的歌聲嘹亮

跟陌生人談一場假扮的戀愛
也許兩小時,或者三分鐘
所謂後現代的愛情
大概就與解放苦難同胞差不多意思

2006.04.3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