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1

凌晨兩三點的夢

  大飯店的房間裡頭,S仰躺在我的左邊,安靜地。深色的窗簾全掩,分不出窗外微亮還是微暗。跟她聊著一些她音樂會的事情,應該是一場她要發表作品的音樂會。一會兒,整個房間又慢慢地安靜下來。似乎要睡了吧。

  我偷親了她一下,在緊貼著她嘴唇右側的地方。接著應該是我的內心一股慌張。

  感覺沒過很久,似乎是拂曉的時候,她醒來。氣氛尷尬。她說要先弄點事情,整理一下,出了房門。我確定她知道我偷親了她。

  換了換衣服,起來去走走,我出了房門,右轉走一下段,然後左轉就到了那層樓的大中庭。是個挑高,圓環狀的格局,週遭坐著一些人。以圓環的中心為座標,從房間通往中庭的地方為六點鐘方向的話,那條從中庭延伸出去的走廊就是座落在十一點鐘方向。

  從中庭開始,那條走廊兩側就都是透明的玻璃,後面就是水族缸,像是海洋生物館一般,是整個大池子式的。我沿走道參觀,左右觀望,一隻隻大型的熱帶魚出現在我眼前。大隻,指的是大約有六、七十公分以上。走了一小段,大約十幾公尺而已吧,就到了盡頭,於是我掉頭往回走。在回程,我慢慢觀察到了後面的珊瑚,但是在接近中庭的那段,我看到了是幾台依序排列,但高低不同的遊樂機擺在裡頭。是那種投幣式、小孩子可以坐在上面、機器就會開始搖來搖去發出音樂,還會有個方向盤的那種。只是裡頭的機器造型的不是木馬也不是汽車,而是一隻隻長相很奇怪的魚,以藍綠色為主。就這樣一邊看著那些詭異的機器擺設,一邊走回中庭。

  觀望了一下,S似乎還沒回來,是不是不回來了呢?有點後悔的感覺開始出現,S是不是不回來了?

  (夢終)

沒有留言: